简体中文 | English
 
最新专题
友情链接: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第三届西部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

【主旨发言】陆德泉 社会企业:撬动社区服务创新的实践探索

发布人:陕西妇源汇  发布时间: 2012-12-04 15:27:07  浏览次数: 1701

 

    对于所谓社会企业,其实在很多的社会里面不是一个新的东西,比如一个老板挣了钱以后,同时能够解决社会问题,在社工里面,在其他国外的社工里面,这个社会企业也不是一个全新的东西。原来也涉及到弱势群体的就业各方面的问题,如何让这个弱势群体参与社会中提供就业的岗位。在国内传统的发展工作,同样也有所谓的经济发展,比如说通过创收的活动来做。

 

    一些理论东西先就不讲,那么在社工里面,其实跟社会企业有很多共通的地方,比如在社工里面,他们在西方,在港台,更多面临政府部门的紧缩以后,希望搞社会企业有一些收入,能够缓解他们财政的需要,建立所谓和谐式的经营。但同时,它跟社会企业有一些相同之处,在于社会企业也提倡本土化,比如刚才窦老师提到的,比如这个社会的需要在哪里,社区的需要在哪里,它也是一个社区的导向,强调消费者的参与,这些概念和社会工作所提供的人去参加,是社会公益非常接近,社会企业近年以来发展工作和社会工作,都有一些亲和力,获得很多的支持。
 
   现在我们的民间组织愿意和社会企业合作,咱们过去太依赖一些国际的基金,国际的基金可能很多资助商的限制,使很多国内民间组织觉得,只要我们有一些资源的话,就能够突破他的这一些限制。所以民间组织就很渴望有其他的这种基金来源,比如南都、腾讯等,他们的一些私募基金会或者他们的项目,或者是政府购买服务,这几年以来提得比较多。那么从今年开始,中央财政拔出这个经费,好像是2个亿针对全国来购买社会组织的服务,2000万是针对西部地区的。最后,除了这两个以外,有没有可能通过社会企业,筹集一些基金。
    所以我们看到,过去几年,无论是基金会推动也好,还是民间组织,都很希望学习企业的办法,但是这个办法究竟是怎么样呢?所以我这个报告和各位来看看。社会企业和这些公益组织的使命有什么样的结合,它会带来什么样的创新,那么这些结合和创新,在港台他们实践的结果怎么样?他们这个实践对于我们在国内,应该会带来些什么样的思考,无论对于公益组织也好还是对于基金会也好。我过去几年在连心一直尝试做社会企业,比如二手店和旧衣物的改造,一直在做这方面,其实这个不是最主要,最主要是通过它们来进行流动妇女的赋权,提供她们的互助等这方面的能力。过去两年,我帮乐施会流动人口的经验总结的研究,其中也涉及到不少机构采取社会企业的方法,采取做流动人口互助的组织。云大这两年在福特基金会的支持下开办社会企业,我们也收集很多的案件。最近在春节到港台进行考察,刚好10月份跟高老师、朱老师,我们一起去台湾考察了社会企业。
 
    做一个简单的总结,社会企业应对的社会问题类型很多,最主要一种就是叫工作融合型的社会企业,它提供就业岗位。第二种就是弱势躯体的融合,社会多样性认识和理解,比如说如何让他们这些一般的生产人员认识失明的人生活怎么样,作为一种教育,在学习的过程里面,重新认识对于这个视力出现问题的群体。
 
    还有文化创意,在这些地方社区经济的社会企业或相互交叉,我刚到的二手店,它一方面也是协助流动妇女就业,是他们最主要的目标,但是在收集这些旧衣服的过程中进行环保和再生资源的再生。我现在主要谈集中,谈工作融合型的社会企业,首先我们面临一个争论,一个极端的说法,很多老板都说,我这个企业赚钱,提高更多的就业机会,我是一个社会企业,这是一个极端。另外一个极端是黑砖窑,上次打掉的一个黑砖窑说,他把很多智障人士关着那里工作,他自己还辩护说,我也是为这些智障人士提供就业机会,这两种企业的问题在哪里呢?包括二手店回收衣服,一些小商小贩也收购二手的东西,他是不是企业?在争论中我们看到,一种是粗放型的商业运作盲人,是不是解决社会问题,成为社会企业的一个充分的条件,这个需要我们来思考。社会企业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它的利益分配和所有权的问题,利益分配就是说利润部分给私人,或者部分反馈,将部分企业的利润通过基金会或者通过陈光标这样的私人捐赠回到社会。所有权属于公益组织,基金会营运的社会企业,利润回到公益组织里面。它也可能回到公益组织,但是公益组织本身,它是否真的是公益?它也不完全是,在国外很多都对公益组织有规范,因为很多人对公益组织牟私利。它通过这个过程,可以把利益分出去,所以变成所有权归服务对象,服务的使用者,通过合作社的形式,比如很多像国外超市,他们都是一些合作社拥有的,还有一些生产型的,家政工的合作人,还有建筑工人他们自己的合作社,假如用这个范围来限制的话,他也可能是自己用一个自我封闭的利益集团也说不定,所有权是向社会和服务的社区有一定的差异。比如我们在流动人口社区,二手店的收益,以什么形式来参与掌握所有权和利益的分配。很多都是理论上和理想的争论,但是现在很多社会企业,基本上没有什么利润,我只是在获取一个所谓的平衡,这个问题还考虑得太遥远,但是实际上它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另外一方面,怎么来对利益分配和所有权的创新,实际还有很多空间可以继续去探索,中国扶贫基金会,他们在汶川大地震的时候,老百姓不一定有灾后生计的能力,他把这个东西承包给企业,关于企业的控制,他是通过董事会或者怎么样,进去监督所谓的龙头企业,它的利益分配和某种事情,所以社会企业利益分配怎么弄,其实还有很多可以探索的地方。
 
    社会企业运作的过程目标,假如黑砖窑是有问题,包括一般的企业运营,对于弱势群体的就业都有一些问题,我们觉得是应该去思考的话,那么社会企业它的价值在什么?第一,有尊严的劳动,很多弱势群体的就业面临一些问题,他们的公司不一定能够获得像正常公司那样对待,比如我们去台湾,喜康儿机构,对智障人士的服务,他们的工资还没有达到台湾最低工资的标准,我们很多组织面临类似问题,你要付最低工资也好,连五险一金都给的话,就没办法生存下来。第二,弱势群体就业适应的辅导,他们很多都是群体的就业,在具体的工作里面都有很多实际上的问题,那么这些方面的辅导应该怎么办?比如说像我们去台湾,有些让孩子到厨房里面做作业,其实这些东西也是所谓的附加价值。第三,弱势群体以外的社群生活,他们不光是就业,在就业以外提供社群生活,当然这个有争议,很多机构,光是活命就不得了了,你还要提供很多额外的东西,这些方面的成本,人力资源这些怎么来?提供社区包容和社会教育,争议也是一样,很多机构活民都不容易了,怎么办?
 
    最后,我们来看看整体的一个思考,假如强调以商业模式获取收益的社会企业模式,忽视了现实市场运作中大企业和非正规阶经济运作对理想的社会企业运作的路子,究竟公益组织中间那个过程,它可能要更高的成本也好,公益组织和基金会要思考多重目标的复杂性。在国外我们也在讨论,社会企业如何有一个理想型的社会企业,比如通过基金会的资助建立起来,政府购买市场运营。
 
    对于我们做社工也好,做社区服务的也好,基金会也好,都是一个我们最大的挑战。
 
附:现场互动
 
提问一:问你一个问题,刚才你说到二次物的回收,一般我们知道塑料瓶可以回收,旧衣服能回收吗?
 
陆德泉一些是支持流动人口就业的,他通过回收这些东西,清洁以后再卖出去,废电池的回收是接受一些专业的处理。
 
提问者一:我们当地很多人把旧衣服拿来焚烧,不知道在哪回收?
 
陆德泉有一些旧衣物还可以用的,作为弱势群体的就业,他们再重新消毒、清洁以后再销售,有不同类型的人回收。
 
提问者二你好,刚才我发了一个微博,实际上这个社会企业的业务方向挺多的,社会企业具体的一个运作和发展,我感觉根据商业企业一些特点,我感觉现在我们缺少一个行业的标准,因为缺少标准,很多社会企业它自身的发展无迹可寻,所以现在就是乱象丛生,如果我们在这种论坛下,如果能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我们制定相应的标准,如果这样的话,更能让社会企业有一个良性的发展道路。
 
陆德泉:所谓这个标准就是看它达到什么样的功能,比如第一个,他希望给予社区服务的从业人员,他能够参考他这个路径的话,一种方法,他怎么来做。另外一个,给基金会提供支持,假如刚开始的社会企业,绝对的商业运作模式,假如针对弱势群体的就业是不可能的,要看它实际运转以后,它是怎么样来去混合的,使不同的资源融合在一起进行社会企业。这个标准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是要经过时间和经验来总结,看看哪些贴近现实的,哪些是可行的。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分享到: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陕西妇源汇性别发展中心
地 址:陕西省西安市和平路93号世纪广场杏园5A 邮 编:710001
电 话:029-87427076/87427026 传 真:029-87427078 E-mail:web@gdschina.org
  陕ICP备11013745-1号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