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最新专题
友情链接: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第三届西部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

【主旨发言】朱健刚:社区服务与社会创新

发布人:陕西妇源汇  发布时间: 2012-12-04 15:28:30  浏览次数: 1747

 

    谢谢这次论坛的邀请,各位西部的朋友早上好!

 

    很抱歉我迟到了,我想节约一点时间,尽量讲得简短一些。我透露一个秘密,窦瑞刚老师准备了很久,所以我一会儿把更多时间给他。我发言的题目是社区服务与社会创新,对于我自己来说,我现在做得稍微少一些,但是我之前很多的思路都是从自己参与到一些社区服务的实践中来的。我是做城市社区的,最早我是在上海的一个棚户区里面开始,去探索我的这个社区的生涯。我那时候是做居委会,在居委会担任主任助理,主管科教文卫和计划生育。在这个过程中就介入到了社区服务,这个东西看起来好像是无足轻重,实质上社区生活里面,对很多弱势群体显得至关重要,很多时候他们的救命稻草好像就依赖于社区服务体系,社会服务制度的这个过程中。

 

    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一个人的力量非常弱,我们开始奖励各种各样的社区组织,我当时创立了一个组织叫“热爱家园”,当有了组织以后你会发现这个社区服务的力量就强大了,我们做社区里面的服务,比如济困和法律服务等等各种工作。后来我们就成立了ICH,就是叫公民社区中心,这个中心主要方向是支持社区导向,我们今天叫草根NGO的一个成长。坦率讲,我所有的这些社区经验和知识都是来自于西北,高小贤老师是我们共同的老师,给我们很多的培训和指导,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很多社区的组织。
 
    2008年抗震救灾的时候,我有机会接触到一个农村社区,我们开始做灾后的社区重建,这个计划叫“新家园计划”,我们和三家一块做,这个过程让我对于农村的治理有一定的思考,但是这个思考现在还不完整,后来我们成立基金会,我们发现社区服务需要大量的资源,这些资源不能完全靠政府得来,需要有一种基金会,或者叫社区基金会的发展,现在在广东地区正在兴起社区基金会,比如我们深圳的桃源居基金会。我们基金会在2009年成立,专门支持社区服务型草根机构的发展,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专门做一些研究,来看看这个社区的发展,究竟怎么样能跟中国的社区转型,公民社会结合在一起,我讲这么多是说明我的知识是有局限性的,我的知识完全局限于自己的一些实践和理论研究,有很多观点是偏颇的,但是我越来越相信社区服务的这个效力效果,越来越不仅仅取决社区服务本身,而越来越取决于居民主体、政府和社会企业的多方合作,这个多方合作我们昨天也在讨论,昨天慈善百人论坛讨论跨界合作,对社区服务的效力效果起越来越多的作用。我们认为创新的方向,是应该通过社区服务组织的培育走向社区善治,社区服务如果真正能够对社区有所改变,它应该和社区的治理结合在一起,形成多方合作,我们称之善治的一种方向。
 
    围绕这一观点,我在十分钟时间内介绍三方面的内容,第一,重新认识社区;第二,社区的历程。事实上很多创新无非是新瓶装旧酒,或者说很多创新的实质,在中国这样的政治情形下可能就是落实二字而已。第三,我会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在南方地区的社会创新的探索。今天我们很高兴,我们基金会支持了三位广东的朋友来和大家做分享,他们在今天和明天都会和大家有交流。我希望南方跟西北的、陕西和广东的交流形成自动化的交流机制,互相学习,所有我们这些看起来新的东西,我们受到高老师的培训,我们在这个学习中慢慢成长,
 
    第一,我们谈社区。很多时候我们社区在政府部门眼中只是行政单位,它有可能扩展到区、也可能扩展到街道,也可能扩展到居民区,但是事实上社区在社会的概念来看,它很多时候呈现空间的特征,这个空间强调有生活感的地方,强调有认同,有归属感的地方,有情感纽带的地方,社区正在被重新发现为社会自我生长的自治空间。我们的观点是作为日常生活之地,社区不仅是国家的行政细胞,它更多是人们可以建立信任、建立互惠关系,建立长期合作的人的网络,社区不是空的,社区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网络,这个对于我们认识社区是非常重要,你做社区服务的时候可能做老年人,可能做残疾人,可能做生态,也可能做孤儿,社区的意义在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人与人之间的互助与自助,他们都是发生在一个特定的空间中,特定的人群中,是基于这个人群的需求而产生的,你不会为了做残疾人而到社区中去,你是因为要做社区才做残疾人的事业,这是社区服务跟专项领域是有不同的。
 
    想得是很美的,但是实际上生活中,我们大量的问题是社会中存在一种公地悲剧的事情,家里现代化,出门脏乱差,反正那事和我没关系,搞好了我能享受,搞不好也不关我的事,那都关政府,这样就造成了很多的公地悲剧,没有人去管理公共财产,公共物品的生产。我希望来自华南和谐社区的周活宁主任,对于他的亲身经验给大家分享,在公地悲剧的社区中,怎么样通过服务完成公地悲剧转为喜剧。但是也要看到它积极的地方,如果你要做社会创新,这个词很容易讲,也是今年主流,但是如果你真正要做,在很多地方是动不了的,由于它现有的政治机构相对的停滞,社区是社会创新,最容易接地气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有认同,在一些大的城市或者省,他可能会认同自己生活的小区或者街道,因为有利益归属和情感链接,它很容易产生人们自愿参与的精神。第二个,社区立足草根,它不容易出事,容易形成各方相对平行的参与,而不是说有一个领导在那命令大家参与。第三个要注意到,社区是社会矛盾积聚之地,我们中国处理社会矛盾的方式是层层下移,逐渐地渗透到基层,都交到基层政府来解决,出了问题靶子也是打在基层政府,实际上基层政府的行政能力是难以单方面解决这些日积月累的社会矛盾和与之相构成的社会矛盾。所以社区需要社会资源和各种社会力量的参与,当社区有需求的时候,各种各样的社会组织就容易参与,容易形成新的社会创新,我们认为这种社会创新只能从解决日常问题开始,从普遍人产生,社区无疑提供了这样一个肥沃的土壤,中国的社区服务并不是说最近才有了,中国长期的社区服务的历程,我说的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当然还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间。我给大家简单回顾一下它的历程,我们看看这个创新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含义。
 
    5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建设,那是一个翻身做主人的时代,大量有翻身感的贫困地区的居民,积极参与社区服务,带有强烈的自愿性,很多人愿意在自己的社区中整治马路,关心老师等;第二个,它带有强烈自治性。我们中国的居委会开始设立,是带有人们自治的特点开始设立的,但是也带有很强的政治性,主要是为了建立新的国家政权,所以它的政治全也很明显。
 
    到了60年代,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由于大跃进之后的发展,强调所谓单位制,单位把服务大包大揽,那个时候的社区服务是单位渗透出来一些没人管的人,或者在70年代所谓的知青返程,这些工作在单位之余,来由社区服务来解决,基本上是很难解决,很多问题放在那。
 
    80年代开始重新恢复,那个时候社区服务带有很强的行政性特点,行政化的特点就是说政府要负责这些事,洗澡难,理发难等等问题,都是要实际政策来解决,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基层政府的行政能力严重不足,难以解决。
 
到了90年代之后,开始出现各种商业性的社区服务,但是商业化的社区服务导致很多弱势群体,就是没有支付成本的这些人群,在市场面前显得没有办法得到救济和得到服务,产生了一个所谓市场失灵的现象。
 
90年代以来我们才看到所谓社区制的兴起,社区制兴起产生两股潮流,一股潮流是政府主导的社会建设,政府办社会,权力不断下移,资金转为基层,社会建设这样的品牌下产生社区自组织空间的出现,很多社区开始自我服务,自我组织,因此产生了一系列的改革。这两个潮流在同时兴起,那么创新正是在这样两股潮流背景下开始提出来,我们很多时候创新是政府把民间的一些做法拿到了政策层面操作,也可以看到社会组织把外面的,包括国际经验和其他地方的经验吸收进来,然后转为自身的一个新的探索方式进行探索。我认为有这样四个方面的社区创新,第一是社会工作机构的兴起,这个专业社会工作机构的接入,是跟原来本土社会工作发生了很强的碰撞和冲击,这个过程对社区创新有非常大的影响。二是企业责任的兴起,企业责任越来越强,企业责任其中很大一块是社区。三是民间公益组织的兴起。四是政府购买服务开始发生,这个购买服务刚刚开始,但是未来估计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力。
 
    我就稍微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社工,社会工作机构的接入,这是在顺德的一个创意中心,这是个很著名的社会机构,它的主要工作是打造公共空间,组织各种公益活动,发掘社区骨干,制定议事规则,培育社区类公益创新家和推动公益组织,以前社区工作是帮助人的阶段,现在发现助人是靠不住的,他会产生强烈的依赖性和资源缺失问题。这些社工组织很多机构可能本身都难以化解危机,现在逐渐地现在开始转为自助的阶段,培育社会组织的发展。企业为什么会做?因为现在企业社会责任和企业的压力越来越大,产生企业公民战略的发展,企业里面很大一块是对社区发展要有所介入。像通用,世界上一个最大的汽车公司,实际上是多方位的实践,他以社区作为企业公民战略的主点,它会不断组织各种类型的社区服务,用他的志愿者了解社区需求,设计各个社区不同的活动项目,组织各种自愿日推进社区的介入。
 
    第三个是公益组织的兴起,社区有很多组织来发展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觉得社区不该是一个住的地方,吃饭的地方,社区是一个生活之地,应该有丰富多彩的生活和服务,这两天我们也会介绍凤凰城的爱心公社,我拉出这样的例子和大家分享。
 
    社区服务不但如此,而且在服务的过程中开始产生新的组织主体,并且参与到社区治理中,这是很有名的新农合作社,我们用罗伯特规则来参与,服务过程进入了社区治理的过程。
 
    还有基层人民代表的选举,这种自我选举基层人民代表的产生,也会看到在服务的过程中,开始产生新的力量和声音的表达,这是我们看到的一种变化。社区概念逐渐从邻里社区扩展到更加丰富和广阔的这个领域,包括俱乐部、车友会、QQ群等各种群体。
 
    我的观点是,社区公益创新应该是自发的、自主的、自然生产,我个人对孵化器理论还是有一点辩论,不是说我们社区建一个孵化器把这些人孵化出来,而是社区本身就是他们的一个大的试验地和空间,他们应该自然生长,政府不应该是包办,而是通过各种社会工作的方式进行培力,让社区创新家有力量自己实现社区的需求,这就需要一个长期的扎根,这样的工作我们强调一定要长期扎入社区,根据社区结构开展工作,不能为创新而创新,而是应该实现资源的连接,将外部公益的网络与社区紧密连接起来,参与到社区治理中来。希望在未来过程中,社区、市场、政府,社会工作和公益组织共同合力共同形成,最终培养社区中的人,使他们转变为自我服务的主体,最后成为自我治理的主体。政府、企业、社会民间组织各行其是,实现合作治理,实现社区的善治。
 
附:现场互动
 
提问者一:我是医疗系统的,医疗系统和社区卫生医疗服务,这凉快怎么结合起来,
更好为社区居民服务?
 
朱健刚:我觉得第一个,一定要根据社区需求,你不是为了卖医疗器械。
 
提问者一:社区卫生服务是国家为居民提供的六为一体的国家康复免费医疗服务。
 
朱健刚:国家要求有任务,但是不要太着急,一定要基于社区需求,哪怕没有达
到国家标准也要坚持。国家比企业还卡帕,如果他非要强行推一个事情的时候,
对居民产生的影响更大。第二,不要单干,和社区内的居民一起合作,和居委会
这些组织有合作,和社工机构一起合作干。第三,参与式的理念非常重要,居民
应该是主体,不要让他成为只是接受服务的客体,否则他会依赖你。社区服务很
容易产生依赖性服务,让他们自己服务,自己成为自己发展的主体,人的发展比
治理服务的发展更加重要。
 
提问者二:朱先生您好,我觉得你刚才说的,在我们实践中都和你一一吻合,但是您
说到我们要和社区合作,我们作为一个公益的爱心人士,我们就想建立这样一个
社区组织,我们怎么样来和政府合作?
 
朱健刚:和政府合作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昨天有一个吕老师,他说接受最差的
政府,政府一些行为你看不惯,但是你一定要接受它,不要带情绪,不要觉得政
府不好,你这么一想就没法合作,你假装把他当成好人,找到政府中的好人,政
府中一定有好人。
 
提问者二:我们的政府本来就是很好的,就就说怎么注册?
 
朱健刚:不需要开始先注册,注册很麻烦很困难,我认为你先干起来,干到一定
成绩,得到领导肯定就比较容易,我们大量社会公益组织开始都没有注册,5年
的时间都没有注册,你就是做志愿者团队服务,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做出来,你就
想注册这是相当困难的,政府是非常清晰的,你要干出成绩来,要有影响力。我
不知道西安的政策如何,在广东如此开放的社会环境下,你如果没有影响力,没
有做出成绩也很难注册。
 
提问者二:关于政府购买服务这一块,你们是怎么做的,怎么去和政府沟通的?
 
朱健刚:我还没买过政府的服务,还没有买到。这是一个新的方式,它是一个全新的事情,政府开始尝试这个事情,大量的政府购买服务是社区优先,大量的领导人优先。第三,购买服务绝不是拿到钱,钱能不能拿到,要不要交税。第四,政府购买服务有可能让你产生对政府的依赖,从而失去独立性,从而失去民心,这是在你购买服务之后发生的问题。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分享到: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陕西妇源汇性别发展中心
地 址:陕西省西安市和平路93号世纪广场杏园5A 邮 编:710001
电 话:029-87427076/87427026 传 真:029-87427078 E-mail:web@gdschina.org
  陕ICP备11013745-1号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