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最新专题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友情链接: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第四届西部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

    【论坛二】 张丽宏:信任是合作的基础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2-12 20:37:26 浏览次数:88

        张丽宏:西安慧灵智障人士服务工作站总干事

       

        我今天的框架思路是这样的,先跟大家介绍一下西安慧灵,之后跟大家介绍西安慧灵跟政府合作的案例,我们从08年以来跟政府做了哪些互动。在合作的过程中,比较密切的合作是从10年开始,这么一段时间里有什么样的体会和思考。

     

        大家都有一些比较知道的,我们是从90年代开始发源,在中国已经陆续发展四个机构,西安慧灵是第三个,是02年8月份注册的,其实所有的慧灵模式都是社区化,我们服务的是智障人士。我们是专门做16—40岁的智障人士,为他们提供符合他们情况的职业培训和就业,包括以艺术为载体的服务创新。目前整体在机构服务的学员有300多名,但现在天天来的是107个,员工36名。

     

        我想稍微介绍一下慧灵,跟妇源汇是一起80年代后,90年代,那个时候才开始有草根NGO的萌芽,那个阶段大概90%的草根NGO都是靠国际的基金会,慧灵从广州慧灵一直到西安慧灵,刚开始全部是靠国外的基金会的项目,其实08年以后,奥运会,中国的经济发展等等一些大事件发现,欧洲的国际上的一些经济危机,影响到所有的NGO都有一种感受,基金会可能要撤资,我们申请越来越难了,NGO越来越多了,明显感觉到紧迫感。西安慧灵在08年以前家长收费占30%,国外基金会占60%多,一旦国外项目撤掉,我们肯定关门。我说西安慧灵千万别在张丽宏的手上关门了。其实08年我们就觉得怎么办,就是要喝母乳,争取政府的资源。刚才论坛主题是政府购买,慧灵这个叫不叫政府购买,我们有点像民办公助。意识到了基金会的钱靠不住,就要转向靠政府,我们做了大量的探索。我们是08年开始,那个时候开始在全国推阳光家园,就是在社区开展智障人士和精神患者的社区康复服务。残联不知道怎么推这个,我们有一些经验,能不能和你们合作做一个示范点,我们和政府合作成立了一个示范点,给了五个阳光的服务员工的工资,从08年开始成立到现在,基本上政府补贴的可以持平的。从09年到10年,所有民间服务的,争取到政府免费的场地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争取政府残联的场地。正好09年莲湖区残联购买了一栋楼,4000多平米的残疾人服务中心,我们跟他们谈,能不能租一层用于什么服务,建议你的办公用不了这10层,应该每一层把社会组织吸纳进来,你用租赁的方式还是怎么样的方式都可以,也做了一些这样的沟通,正好那个时候新的理事长也来了,有了这个,我们从刚一开始整个楼的装修,布置我们就说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功能,怎么样的布局,到了09年,10年谈了这个场地,这个是为西安慧灵争取了一个场地。到了11年,我们在场地里头一个合作大概这一栋楼给了很多服务,这个楼里头是最多智障人士,而且服务最活跃的,很多地市,省级都来参观学习。商洛残联也看到了我们做的事情,商洛也有一个残疾人的服务中心,是空的,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给谁服务,他们自己的服务能力也不够,我们又在商洛成立了商洛慧灵,也是由商洛残联提供免费场地。11年8月份跟莲湖区残联合作成立托养中心,那个时候在中国都在推两个体系的时候,为残疾人的托养工作,是很重要的一环,但是发现在陕西省这一块是弱的,我们想,我们发现服务系统里面少了这一环,我们开始起草方案,整个服务的内容,资金的预算,在西安周边看了十几个地方,找场地,最后用了一年时间成立了莲湖区慧灵智障人士托养中心,那个时候是50多万,是由区政府和莲湖区残联支持的。我们员工的成长,能力建设的培训也跟他们提交一些小的项目,他们也会支持。现在因为关系已经很熟悉,很密切了,我们会免费的借用残联的车,会议室,还有工作渠道。合作了这么五年的探索,实际上我们对西安慧灵的支持有什么成果,我们发现有两个明显的成果,第一是让西安慧灵扩大了服务规模,以前想扩大服务规模,服务的越多,缺口越多,不敢扩大。后来因为有了场地日间服务中心的场地都是由政府提供的,我们就会有了场地以后,免费的资源以后敢扩大。从日间活动中心,到培训中心,到支持性就业中心,到托养中心这一个智障人士从16—40岁,所有智障人士在慧灵里头可以有一个服务,建立了一个比较完善的服务系统,就是探索出来一个大龄智障人士粗浅的服务模式和框架。第二个成果在资金上,政府支持你什么,一般会想到钱,我觉得用资金量告诉大家这个成果会更有利。10年开始才7万多,到11年21万多,到12年53万多,实际上11年21万没有算50万的托养中心筹办,因为那个钱没经过我,那个数量是不在,实际上11年应该70多万。这样子看,大概这几年,我们从一个莲湖区残联这块就拿到了150万的支持。

     

        想跟大家分享这么几年过来以后,我们跟他们合作的一些体会或者是一些想法。我是从四个方面考虑,到底他们喜欢跟什么样的机构合作,在跟机构合作中最担心什么,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的一些困惑,包括怎么样更持续的建立合作关系的理由是什么。

     

        接下来想跟大家说的是,如果你想,能跟政府有一个长期合作的关系,包括后面的一些真正稳定的关系,其实是先建立在一个相互了解的基础上。刚才几位伙伴,他们都在说建立信任,互信。我们这个时候,我会发现自己的观点,你想跟人家合作,你要先了解他们,可能我们有像妇源汇跟妇联很密切,我们是跟残联很密切,还有跟环保部门密切的,可能很多NGO不是特别了解跟他最密切的政府的相关的业务,所以我有一个特别深感受,你要了解你要合作的部门的职能是什么,了解合作部门的对话语境,你合作的部门的年度计划及资金规划,了解合作部门的主管领导风格。人的因素在中国是比较大的,我个人感觉。什么样的机构能够得到政府认同,我个人认为政府比较喜欢特别实实在在的,提供社会服务的组织,在基层社区里头,做一些弱势群体的服务。

     

        另外机构的服务内容,就我们的工作内容是政府职能部门范围内,刚才说儿童保护的,资助残疾人服务的,他们就会跟我们合作,这样的职能范围。专业性高,你解决社会问题的角度或者方式比较创新,这个也是他们可能比较认同的,你们这个团队或机构看问题,想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是跟其他的不一样,可能成本更低,更本土化,更人性化等等,可能这些是他们比较重要的。我觉得是了解政府的套路,相互配合。你不能老跟人家斗,这个配合是很重要的,要了解他们的工作思路和套路,为什么说很多机构的负责人,他会跟政府合作很密切,这个是因为他比较了解政府体系里的套路,他们沟通配合会比较好。

     

        还有一点是自我机构的管理规范,合作风险小。比较担心是你这个机构有没有能力执行委托的工作,其实很多NGO刚一开始的思维都是说我想帮助这些人,但是我没有钱,没有专业,没有方法,好像给人很可怜的感觉,但是后来发现,不管是基金会或者政府,他们选的都是最强的,最优秀的不是你越可怜越帮你,这个也要思考,到底是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你这个机构里的制度操作是特别完善的,他觉得不是靠你这个人,万一这个人不做了,这个机构怎么样,他要看整个机构里的规范性,他比较放心。还有一些资金使用,政府也很担心,钱到了我们的口袋里,花的好不好,够不够透明,有没有装到自己口袋里使用的问题。还有这个机构的负责人很重要,看人,几次合作下来就能对你有一个深刻的认识。

     

        最后一点,你这个机构是倡导性机构还是服务型机构。这个过程中的困惑挺多的,本来其实NGO有两个定位和功能,第一个是服务,更高的追求是倡导的,社会公平教育我们希望有一个更好的环境,人家喜欢的是实实在在做服务的,不是喜欢做倡导的,你是NGO,你的草根性,你在这里头要不要磨灭,你怎么体现,你怎么委婉的去倡导,这个要画一个问号,也是一个难题。很多的NGO跟政府合作跟我有同感,他们决策程序好多,要申报的好多,要通过的领导好多,一个很简单的事到了政府里头,就要一级一级,半年一年都下不来。政府的让你等半年,你就心急的,等了半年了不行了,领导又换了,计划和变化,以及沟通的过程,以及效率让你很难控制,甚至有时候挺难受的,包括第三个我认为政府对我们的过大的期待,实际上你刚一开始是想让政府信任你,建立信任,会展现你的专业性,但是他一旦信任你,觉得你这个团队可以,他就会给你更多的。你会发现我们机构的使命和目标就是为智障人士提供服务,不是这个的业务范围我们就做不了,但是你是做还是不做。还有就是如何面对工作模式和思考角度的不同导致的结果差异和误解。因为很多政府想要的业绩是大家可以理解,宏观的数字的,我们想要的是人的变化,服务群体的感受,幸福感那种,我们想要的和政府想要的结果,这个也有一些心理的不舒服。最后一条,还是要说到这个话题,购买和收买的微妙的博弈。我理解的购买就是我给你钱给你支持,让你按照你的思想去做事。收买是我给你钱场地,让你按照我的想法去做事。在这个过程中,你要时刻的敏感度要认识到,他要收买我,我得智慧的拐弯,这个东西我能感觉到很微妙,我永远都在纠结这个过程,很怕哪天一不小心就被收买了。

     

        我认为成功的经验,给大家一些建议,我觉得第一个还是我的主题,信任是合作的基础,这个是人为的关系很多。第二个是要多次汇报,主动了解,我们05年到08年一点合作关系都没有,就是汇报,就是不停的说我们做了什么,邀请,就是在前期的很多汇报,主动上门跟人家建立沟通和了解的过程,相互了解。所有的合作应该考虑双赢,很多时候NGO考虑我们先得利,可能要考虑一个事他们来说什么,我们要什么,如果是双赢的应该是好的。还有一些我们自己机构,包括个人领导人,整体的作风一定要是诚实和实干的,这个也挺重要的。包括我也觉得很多的谈判合作要有文字性的方案,一定要你嘴上做的,聊完了,领导事多这个就忘了,你再去说的时候,就忘了,有什么想法一定要写成文字性的方案,需要人家支持什么,全部要做成一个可行性的方案来谈。另外就是财务,因为他们真的很担心,他们的钱怎么办,到了机构里头怎么样,财务的透明,审计,一个事完了以后及时的汇报特别重要。包括一些重大事件的邀请,政府合作伙伴的参与。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你们慧灵在政府的印象里头是很好的,你好像有点政治敏感,听说你们还拿过外国人的钱,我一想,领导真的有敏感,那下次国际基金会的人来考察项目,我就把领导叫过来,谈完了,谈成了,他也觉得挺有成果,有面子,后来好像慢慢的这个声音就少了一些。还有分享一些信息,机会和成果。NGO是很活的,跟国际国内的,跟西部各个省市的,一些工作模式,机构的情况都分享的特别多,其实政府的系统里头有政府的工作系统,不一定对民间的比较活跃的东西了解,我们就会像慧灵,我们跟台湾建立合作,专业成长的合作关系,一批一批的送老师去实习,培训。残联这边就也跟台湾就没有建立任何的关系,后来发现他们也想学习,就是把我们这个渠道介绍给他们,这两天残联的工作人员也在台湾跟我们慧灵一块学习,知道我们学了什么。所以很多工作的机会,一些成果还有一些信息跟他们做一些分享,我也认为可能是会加强信任,甚至有一些互惠互利。

     

        最后特别想说的是两点,跟政府合作上,合作协议特别重要,很多事我们认为领导答应就行了,领导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很信任,执行的情况跟原来谈得都很多不一样,因为领导答应了,跟你对接的人是不一样的,所以其实每一次谈合作,包括跟商洛残联,莲湖残联合作的,都要协议特别清晰,双方的职责权利,分工,钱是怎么回事都写的特别清楚,什么样的事不能干预,什么样的事可以,都写在协议里头,这个是后来的这么几年的经验。还有我们要报着一种理解政府的局限性,他们真的是不要想着他们是万能的,政府什么都能,应该让依靠,你帮我是应该的,不帮我是不道义的。他们的效率低,或者专业性不够,或者是他们沟通的系统和渠道都会是整个大的系统,政府的系统就成了那样,如果我们做到政府官员的位置上可能还不如他。我们要理解他的局限性和在大的系统里面的限制,包括资金的使用方向,政府规定的也一刀切,很死的,很多东西需要我们一点一点去撑开,再去攻关。

     

        今天我就跟大家分享这么多,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公益地图 | 在线留言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陕西妇源汇性别发展中心
    地 址:陕西省西安市和平路93号世纪广场杏园5A 邮 编:710001
    电 话:029-87427076/87427026 传 真:029-87427078 E-mail:web@gdschina.org
    陕ICP备11013745-1号 网络全程技术支持服务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