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最新专题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友情链接: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第四届西部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

    【论坛二】任传军:社会化救助模式初探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2-12 20:37:29 浏览次数:60

        任传军:宝鸡市救助管理站站长

     

        今天受到组委会的邀请来参加这个论坛很高兴,能够和咱们的专教授学者和在座的社会工作者共同探讨政府购买服务这个问题,感到很高兴。

     

        宝鸡市救助管理站这些年来一直把购买社会服务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往前推,以此来推动省上,推动全国来都在买社会的服务,为弱势群体服务。我今天讲的课件是我们去年在全省救助工作会议上我有一个课件,简单的修改了一下,这个课件在今年9月份和10月份宝鸡市救助管理站对全国的救助站长在我们宝鸡市救助管理站进行培训的课件,在全国只有我们一家购买服务。从两个方面说,一个这个课件是专业上的课件。今年7月1号,李克强总理专门布置购买服务的事情,9月30号出台了一个购买服务的意见,去年12月25号,民政部出台了关于促进力量参与流浪乞讨人员的管理意见。这基本上就是宝鸡市救助管理站对这一种弱势群体服务,我们目前来的一个定位。我们救助管理站大家看到这里面有很多内容,我们先后一共买了几个服务,对流浪的未成年人进行早期干预,我们现在宝鸡市有一个新型流浪儿童救助保护援助中心。这是一个购买社会服务的理由,一个理由就是我们现在救助对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知道救助管理站过去的前身是收容遣送站,就是把街道流浪的三无人员拉回来送回去,从2002年8月1号,全国把收容遣送站转化成救助管理站,把过去强制性的遣送转化关爱群体,这是我们的最弱势群体的弱势群体,他们需要我们对它个性化的服务,不是强制性拉回来,送回去,这是我们解决社会问题,这是社会发展,文明发展很重要的标志。我们救助站过去的服务队伍和服务的现状能不能为这些人服务就提出了一个问题。第二个工作理念发生变化。过去是强制性的,现在是人文性的,以人为本,这种观点能不能改变过来。第三个我们救助工作的内容发生了变化,过去是拉来送回去就完了,我们现在不断把这些人从街面上救助回来,给他看病,心理有障碍的还要进行疏导,我们救助管理救助的内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第四救助工作的方法发生了变化。我们过去只是给他吃饱,喝好,在这个地方有个居住的地方,现在不但要他吃饱,喝好,而且对成年人还有一个心理疏导问题,回家以后再发展家庭,给他提供一定的技能,孩子除了把孩子放在中心进行一定的管教,教育以后,我们还对他进行心理的疏导,参加技能培训,最后掌握一种自食其力的本领,回归社会,回归家庭,让他能够生存。第五个就是救助队伍的变化。过去大部分同志都是从公安转过来了,光会管人,其他不会做,现在我们要求你所有的救助管理工作人员,必须熟悉工作政策,怎么对弱势群体服务。所以说我们在购买服务当中,我们有这么几个原则,购买服务的方式,购买服务的方法。这是我们宝鸡站创新型的救助管理,对全国都在我们仿效,都在学习宝鸡市的模式。需求原则,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有需求,社会上就有,我就要买,这是一个情况。第二个是规范原则,随着现在宝鸡上只有一两家,其他省市能不能买到,有没有这种机构让你买这种服务,这是一个问题。第三个竞争的原则,现在宝鸡市买的几家,没有人跟他竞争,其他省市有没有几个同时竞争的。第四个公平的原则。购买服务的几种方式一种是项目委托,一种是项目合作,一种是项目参与。我们和新星流浪儿童保护中心把所有流浪儿童的救助和农村的留守儿童,和城市流动孩子,还有服刑成员的未成年子女,对孩子进行全方位的帮扶教育,把所有的东西全部委托给保护中心。还有一种方式是合作式的,目前我们是和刘建伟,他们与一部分理论水平比较高,有很多的志愿者都愿意来为这个行业来进行服务,他们里边有藏龙卧虎的地方,救助站只有30个编制,能不能把国家政策全部掌握,能够把这个问题解决。要借助这个团队,用他的志愿者,社工给我们提供服务,他们在服务过程当中有没有相应的资金,我们提供场地资金,今天上午刘会长讲的,我是他的房东,我给他提供办公场地,所有的费用不收他的,但是你要帮助我们救助管理站,我们救助站遇到的大型活动你们要参与。我就感觉到我们买的比较好,这是第二个问题。这是和老年人公寓,他们在参与我们的,有些街道流浪乞讨人员三不知,只有在我们站上,我们站上已经有77名,根本就说不清家是哪的,随着一段时间,我家是宝鸡的,西安的,搞清了,赶紧打听,送回家。通过老年公寓对他们进行管理。如果靠我们这些人根本没法谈这些问题,我们买来的服务对这些人进行服务,我们搞管理,他们搞服务,把社会上这些弱势群体,既然把弱势群体管好,让他们过的更加尊严,就要付出一定的劳动。现在我们救助站里边的管理条件水平不亚于星级宾馆。社会上的社团组织对我们这个地方的工作做到了,管理到位了,得到了民政认可,我们在去年的批评当中首先免检,不来看,这在全国是首当其冲的。另外参与式,我们和人民医院有一个参与,只要发现流浪乞讨人员,我们马上进行甄别,给他看病。这也是一种合作式的,我们和人民医院,宝鸡市第二人民医院合作的相当好。项目参与式的,针对的是保安,对这部分工作人员的保护流浪乞讨人员的成分很多,某些程度对工作人员造成威胁,进入救助区以后,也可能对被救助的人造成伤害。根据这种情况,我们就聘请公安,保安人员对工作人员和当地人员进行安全保护,同时也是对他们的保护。

     

        购买社会服务有这么几个成效,我们这几年和流浪儿童救助保护中心,一共对农村的留守孩子和城市的农民工子女一共干预了3000多人,有搞了这么多活动,这都是流浪儿童救助保护中心,包括社工协会共同完成的,我们帮助很多很多孩子不上街流浪,我们的经验已经在中央电视台得到了宣传,专门对流浪孩子干预和对服刑人员子女的照料。关于这个宝鸡市流浪孩子这个问题,我想我们的观点就是危机介入,早期干预,预防。今年上个礼拜回来,我在全国的救助论坛上谈到,成年人能不能搞预防,成年人的预防也需要搞,成年人也需要从源头走。现在宝鸡市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宝鸡市没有流浪的孩子,大家可以去看一看。9月份,10月份我在会上谈到,你们哪一个省市自治区在五年之内看到宝鸡的孩子流到你们那去,请举手,他们没有人举手,证明我们做出成绩来了。所以这次在站长论坛上,我们全国救助站能不能把成年人的救助列入早期干预,贫困地区怎么登记,怎么筛选,然后把所有的人可能要出来流浪的人,我们的城市可能就更加好了。所以我想,我们目前面临的这么几个困惑。

     

        第一个困惑,现在引入竞争机制。我们现在儿童保护中心,是认可的,跟他一谈,就定了。我们怎么选最好的,目前社会上没有催生出一种我们能买到的东西。第二个问题,我们在工作过程当中,规范的管理流程,规范的管理办法是由我们和他们两家怎么把管理的程序规范起来,大家都这样做,是不是能够好一些。规范的问题怎么来做。全国救助管理站,我们评估机制怎么出来。现在买服务去年光买服务花了100万,2006年花了460万,我把所有的流浪乞讨人员全部在精神病医院放着。我们现在购买服务,在座的本单位用我的场地,对他们服务,我一个人出一千块钱,一百个人100万,降低了政府的投资成本,而且管得相当好,解决一部分就业问题,相当好。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能够通过一段时间,催生出来一部分评估机制,你要为政府负责任,这是很关键的问题。最后我要给大家呼吁,所有的,我们在座的都是一些社工,专业,学者,如果大家对宝鸡市这种模式有兴趣,可以跟我们联系,帮助我们。你们各地救助站都是有钱的,国家在前两年一年拨10亿,我现在要问的是所有的NGO组织准备好了没有,你们有没有能力让我们来买,这个很关键。如果我们拿钱买,你没有这个能力怎么服务。救助站长如果政府给你钱你去买,你在哪买,你的钱能不能花出去,这是救助管理站存在的问题。他没有认识到购买服务怎么来购买,社会上很多东西需要我们吸收过来,共同促进这个行业往前走,促进这个社会更和谐。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公益地图 | 在线留言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陕西妇源汇性别发展中心
    地 址:陕西省西安市和平路93号世纪广场杏园5A 邮 编:710001
    电 话:029-87427076/87427026 传 真:029-87427078 E-mail:web@gdschina.org
    陕ICP备11013745-1号 网络全程技术支持服务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