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最新专题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友情链接: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第四届西部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

    【论坛二】葛为民:三社联动与政社互动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2-12 20:37:30 浏览次数:17

        葛为民:江苏省太仓市社会办副主任

     

        很荣幸参加西部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商务厅了专家学者一些精彩发言,感受很多。大家都是从事社区服务的研究和实践,我这些年来主要是一直在基层政府做一些关于社会治理方面的制度探索和制度设计。这些年来体会也是满多的,受主办方的邀请,谈一谈江苏基层政府的做法,特别是太仓的互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太仓政社互动的做法,以及太仓市在重构社会治理,增强社会治理方面政府的心得,让大家从另外一个角度审视社区治理和社会的行为。


        社会治理包含着社区,社区治理包含着社区服务,目前遇到的最大困境就是政府的强势和社区的窘迫。这就要求基层政府要以最大的诚意释放空间,以最大的自觉松绑社区,以最大的力度扶持社区,谈社区服务必须谈到村居的平台,村居社区是基础,这个基础搞好了,社会组织才能更好的介入,社区服务才能更好的开展。说到太仓正社互动,核心要义就是规范行政权利,增强自治能力,改善社会治理方式。太仓是江苏下辖一个县级市,近年来,经济建设相对发达,社会矛盾相对集中,社会治理的任务相对急迫,经济率先发展,问题也会率先遇到。通过理念创新制度创新、实践创新来解决社会问题是太仓政府的必然选择。因为政府的强势让社区比较压抑,社区要做什么,他一无时间,二无资源,三无自主,什么事政府都要管,任务行政指派,干部行政管控,经费行政拨付,业绩行政考核,包揽建设、服务、发展,甚至包揽决策、分配,管理全过程。自治的权利和尊严荡然无存。社区的窘迫让治理很受伤。在这种形势下,村居社区的行政依赖十分严重,行政化倾向十分突出,开展治理,开展服务没有空间,没有经验,更没有自信,政府的介入让功能丧失。以上的观点太仓政府看的很明白,要改变这种状况主要是转变思想观念,工作机制,创新治理方式,下决心清理政府与社区之间的权责边界,实现政社分开,所以说太仓这些年来主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明晰职权。上午有专家谈到,包括中央十八大提出来政社分开。政社分开其实它分开的是职和权,所以说2009年太仓对进入村居的事务进行清理,对照法律逐一清理,属于村居依法旅行职责事项列出清单,法无授权的行政事项全部推出村居,这就是后来学界肯定的两份清单,它的意义在于划清了政府与社会基层自治组织之间的权责界线。政社分开在权责的分开不够,还应该在机理上,属性上进行切割,确保村居自治组织的社会主体地位。太仓全面废止政府与村居组织之间签订行政责任书,村居依法协助政府管理的事项,政府与村居组织平等签署协助管理协议书,这样的方式,契约式的管理被评委江苏省首届十大法式之一。责任书是下级对上级的绝对服从,是不无条件,不平等的,是绑架基层的一个绳索。签定协议书,协议书是合办之间的合作,是有条件,可协商的,只有平等签约,同时实施双向评估,才能让村居自治的权利和尊严得到制度性保障。因此说平等的理念非常重要,过去因为村居做了政府的事,因为是从属,所以是无偿,现在村居在政府的事因为是平等,所以要签约,委托协议的签订,坚持权随责走的原则,双方根据协助事项确定支付的内容,条件和额定,村居协助政府管理因此也就有了经费保障,没有协议支付的制度保障,不可持续,也不利于成长。所以太仓政府的平等尊重给村居自治,社区服务有了很大的空间。太仓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还权于民。村居自治是社会治理的一种方式,是社区服务的一种内化。但是村居自治的权利始终没有落地,许多权利还在政府手,还哪些权,怎么还,还给谁,什么时候还都不清楚,权力制式的不改革,社区服务难以创新。主要管哪几项权,村居组织发展权,民主决策、自主指标来实现,太仓对村居已经不再下达指标,不予以考核,村居组织在党的组织的领导下,将党的主张、政府指导,法律的规定和群众的需求通过民主程序,上升为村居群众的集体意志。政府在这里可以做的是行政指导,为村居决策提供信息参考、政策引导和专业指导。第二个就是把村居干部的管理权还给了全体村民,通过民主选举和自主考核,自主考核在实践当中非常艰难,但是非常必要,由谁选举让谁考核,这是一种法理逻辑,由谁考核向谁负责,是一种价值取向。在这种情况下,村居想干点事不可能,不要说社区服务,没有一种制度。村居干部只有群众考核才能让群众满意,才能搞好社区治理,才能搞好社区服务。村居干部由政府考核向由群众考核的转变,太仓已经完成制度设计,政府在这里可以做的是,对村居工作的专业评估,为村居群众开展考核提供技术服务。第三太仓政府把村居的财务的管理权还给了村居检委会,通过中介组织,中介机构来实现,在全国范围很多地方都是实现村帐镇管,这是没有道理的,这个权利很明显是很受伤的。群众有哪些需要,社会要提供哪些服务,都要有经费安排,帐让政府管了,服务就不可能及时,社区也很难作主。从另外一个层面讲,政府把手伸到了自治组织的钱袋子里了,村居的理财小组、监督小组就成了基层民主的装饰。通过专业的组织来管理,主动权仍然在村居手上,财务运营情况向村居检委会汇报。这个也说明了社会组织,社会机构在基层包括村居的作用和潜力还是很大的。第四,太仓政府把村居外务的准入权给了村居委员会,通过政府自律,购买服务来实现。政府无所不管,人家的事要管,人家的人要管,人家的钱要管,村居事务的准入权一直掌握在政府手上,谁能进,谁能出都由政府说了算,在这种状况下,政府来决定谁可以进出,从逻辑上来说是不恰当的,政府自觉的把准入制变成进入制,可以不可以进入社区由村居说了算,让村居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考虑社区服务和社区治理。像这样一种良性互动,为政府职能转移赢得了更多的主动,为社区治理赢得了更多资源。


        培育社区,加强社区和社会组织的能力建设。如何培育社区,就是从我们政府层面来说,要培育社区首先要认同社区,对村居社区要有身份认同,地位认同,它的身份是一个自治体,基层自治制度是法律制度,社区在社会治理中地位十分重要,它的趋势就是主题趋势。政府要习惯自治,包容自治,相信自治,尊重自治,习惯自治就是不能再对村居发号施令不能以效率高调来挤压基层的民主程序、牺牲群众权益。包容自治就是要允许村居开展民主练习,不要苛刻。相信自治就不要放权不放心,还权不忍心,相信自治就是相信群众。尊重自治就是转变职能,释放空间帮助村居自治体的华丽转身,让自治充满活力。所以认同社区就是社区治理的,是对社区治理信心培育,太仓政府在这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也收获了比较多的心得。培育机制还要机制创新近些年以社区为基础,以社会组织委寨体,以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为骨干,政府扶持监督、社会组织承接、项目化管理运作,专业社工引领的模式。为了促进社会组织成长,强化社区能力成长,太仓政府降低社会组织门槛,发挥枢纽性社会组织的拉动作用,从而发展社会组织,我们政府必须把政府购买的目录拿出来,告诉社会,要不然社会很多力量,资源不知道政府需要什么,社会组织的成长要靠项目的带动,需求的导向,这样的社会组织它是和政府需求是对接的,和政府需要是对接的。同时投资1000多万元搭建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对刚刚组建的社会组织进行专业培训、政策扶持、项目历练,从而强化社会组织。太仓政府通过购买服务,为社区引进社工督导机制。太仓政社互动5年多时间,政府十分自觉,基层十分积极,社会比较认同,中央领导做过批示,专家学者给予好评,媒体表示赞赏。基层的负担和政府的压力减轻,基层的民主自治和政府的依法行政双双落地,社会治理和社区治理两者得益,政社互动是一种价值主张,方法论,是社会治理的基础性工作,对创新社会治理起到宽松外部环境,催生内部活力的积极作用。谢谢。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公益地图 | 在线留言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陕西妇源汇性别发展中心
    地 址:陕西省西安市和平路93号世纪广场杏园5A 邮 编:710001
    电 话:029-87427076/87427026 传 真:029-87427078 E-mail:web@gdschina.org
    陕ICP备11013745-1号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