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最新专题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 图片描述
    友情链接: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机构动态

    【论坛集锦】高小贤:公益为什么要有西部视角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12-16 15:23:16 浏览次数:11

    公益为什么要有西部视角?

    ——第八届西部社区公益创新论坛欢迎辞

    高小贤

    2019.12.14,西安

    各位嘉宾、各位同仁,大家早上好!

    ,欢迎大家!欢迎大家在年末、也是一年当中最忙的季节来到西安,参加第八届西部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  今天的会场,恰好也是2010年第一届西部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开会的地点。时隔9年重回旧地,让我不由得想起当初举办这个论坛的初衷。

    那几年论坛流行,公益圈也不乏各种花样翻新的论坛,当时为什么要办一个以西部为话题、面向西部的论坛呢?念头来源于之前在东部参加的一个论坛,论坛叫什么名字已经记不起来了,印象中和我以前参加的会议不大相同,熟悉的面孔很少,嘉宾中有一些国内基金会和企业界的名人,讨论的话题有一些也感到陌生。印象深刻的是一份有关国内基金会发展的研究报告,会场上我就这份报告向嘉宾提问:报告显示大多数基金会都集中在东部沿海城市,可中国的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西部,我们该如何面对公益资源区域配置不平衡的状态?一个基金会的负责人被指定回答我的问题,他说:“这就是现实,你必须承认这个现实”。

    我相信在场的很多人都不认为这样的回答有什么问题,可我心里却非常的失望,当时就想,这样的回答如果是放在在一个社会发展议题的会议上一定会遭到质疑的。这让我第一次意识到中国公益组织的板块发生了变化,随着国内公募、非公募基金会的兴起,东部逐渐代替西部,成为中国公益慈善行业的活跃区域。公益中心区域的转移会使西部的问题和西部的经验边缘化吗?这是我心中潜在的担心。

    区域一直是社会学用来分析差异性的一个视角。西部是中国贫困人口最多最集中的地区,也是文化多样性、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最为丰富的区域,西部社会组织面临的问题、成长的背景以及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和东部有很多的不同之处。恰好是这些不同,才构成中国公益生态链的丰富性和互补性。公益圈应该有一个平台让西部的声音能够顺畅地表达出来,于是办一个西部人自己的论坛的想法便由此而生。

    这个念头冒出后便挥之不去,直到2000年10月?,陕西妇女研究会意外地获得一笔由我们自己做主的资金,于是我就说服了理事会,联合妇源汇一起举办了第一届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

    为什么会定位在“社区服务创新”?有三点原因:一是社区是最接近服务人群的地方,社会组织只有扎根社区才会有生命力;二是西部社会组织发展的历史和早期的经验都集中在社区;三是“社区服务创新”也是当时政府关注的议题,当时很多西部社会组织正面临国际机构撤离后的生存危机,论坛想以社区服务创新为聚焦点,搭建社会组织和政府、企业相互了解的平台,为社会组织链接本土资源做好基础的准备工作。

    第一届论坛之后,陕西妇源汇有幸成为南都基金会景行计划的第一个合作伙伴,西部公益论坛便在南都基金会的资助下又举办了三届。第一届主题是“社区服务与公益组织”,第二届是“社区服务与社会管理创新”,第三节以“社区服务与公益创新”为主题,第四届的主题是“社区服务与公共政策创新”。至此,西部公益论坛在西部省份乃至全国已经有一些影响力了,下一步该如何继续发展呢?

       过往的理念和经验让我们清醒地知道,只有当西部的公益组织把这个论坛看作是自己的事情时,论坛才会更好地发挥作用并有持续的生命力。于是我们决定放飞,让它由陕西妇女研究会和陕西妇源汇主持的一个项目,变成一个西部社会组织共享的平台。第四届论坛期间,我们邀请甘肃、云南、青海、贵州的社会组织一起组成了论坛的筹备委员会,并说服南都基金会持续给与论坛经费支持。2014年后西部公益论坛先后由云南连心、甘肃兴邦、青海社工协会接手承办,到这届重回陕西,我们可喜地看到参与联办的机构已经覆盖了西部的8个省区。这是一个联合起来自我赋权的成长案例,有着明显的西部经验的印记和西部公益人的特质。说到这里,我们要感谢南都基金会的远见和信任,感谢南都基金会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正是有了他们持续的支持,西部公益论坛的成长道路走起来才会顺当了一些,。

    西部社区服务创新公益论坛走过了近10个年头,它能够坚持活下来,说明一个道理:即西部的社会组织需要这样一个平台,中国的公益生态圈也需要这样一个西部的视角。

    何谓西部视角?直白地说就是西部的立场、西部的声音和西部的经验。

    西部视角在当下的价值和意义何在? 

    一是区域视角、特便是处于边缘区域的视角,是对主流观点的一个重要补充。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主要表现在区域上,2016年人均GDP超过6万元排在前9位的省份基本都在东部,而人均GDP低于4万元的排在后8位的省份也基本都在西部,当东部地区在思考如何提高幸福指数时,西部地区面临的仍然是发展不足的问题,低收入人群比重大、教育资源短缺、医疗服务供给不足、环境与自然资源的脆弱性等等,依然困扰着西部地区。

    公益存在的价值,就是要为社会发展不平衡而产生的诸多问题提供服务和解决方案的。西部面临的问题,不仅是西部社会组织要面对的,也应该是中国公益行业要首先面对的问题。当行业开始思考中国公益资源的合理配置及如何面对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时,西部公益组织和公益人的声音就显得特别重要,因为他是局内人的视角,是局外人无法替代的。

    二是西部公益组织的实践和经验,有其独特的价值。

    西部的公益组织成长的历史,有其独特性。我们可以简要回顾一下当中国社会组织的发展历史,有三个时期特别重要:一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出现了最早的一批民间组织,如中国儿童发展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等,这批国字号机构大都有政府背景,成立的背景多少都和当时中国政府大规模的扶贫开发有关,也成功地实施了一些在全国很有影响力的项目,如希望工程、春蕾计划、幸福工程等这些组织一直都是行业里领军者,过去现在都在发挥巨大的影响力第二个时期是上世纪90年代。伴随着扶贫领域的国际合作,联合国及一些国际发展援助机构的援助项目大量进入中国,也包括国际发展类的非政府组织,在国家划定的贫困地区开展各类的反贫困项目。这些国家级贫困县绝大多数都在西部,集中在云南、贵州、甘肃、青海、四川、陕西等地区。国际NGO的工作手法通常是采取与当地的机构合作,于是便在项目所在地催生了一批当地的民间组织,多数也集中在西部,世纪之交前后的云南、贵州等地,曾经是中国民间组织最活跃的地区。不过当时他们不讲公益和慈善,通常会称自己是发展机构。第三个时期是新世纪前十年的中后期,由《于基金会管理条例》的出台,由于汶川大地震的刺激,中国涌现了大批的以志愿者为主体的社会组织。

        西部早期社会组织产生的这一特殊背景,也带给了他们一些独具特色的经验:因为起步于国际合作项目,他们一开始接受的入门训练就是社会发展理论与参与式工作方法,因此,以人为中心、穷人是反贫困的主体、 性别平等、 社区参与、赋权等等,在他们就不只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坚持的理念和价值观。

       因为和反贫困紧密相连,所有的项目都是扎根在社区的,参与式的工作方法,从PRA 到PME,几乎是那个年代每个发展工作者的基本训练,他们熟悉从社区需求到项目规划与执行的整个流程,坚守自己协作者和陪伴者的角色。他们喜欢行动研究,善于将国际发展理论和本土的实践紧密结合,积累了丰富的或成功或失败的本土经验,是一批理想主义的行动者。

    随着国际资助机构的撤离,西部的社会组织在10年前也经历一段痛苦的“断羊奶”的过程。其间一部分机构自生自灭了、一部分机构转型成功了,更多的是年轻的新生机构,构成为现在公益圈的主体。

    今天,当公益行业不断地在谈公益的价值观、科学公益的方法论、公益的有效性时,及时梳理总结90年代国际合作背景下西部社会组织反贫困及社区发展的实践与案例,或许会对前面所提出问题有所帮助。

    西部社会组织成长的特殊性,使得西部社会组织的经验在某种意义上说已经超越区域的范畴,成为当代中国公益发展史上一个特殊的发展阶段,无论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都是中国公益实践的一笔宝贵财富。

    西部经验的独特性,在今天仍然有着它的价值和意义。2020年以后,中国将进入后精准扶贫时代。社会组织如何进入社区、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找到自己的位置,对中部西部地区的社会组织来说都是一个米纳队的问题。

     许多社会组织希望借助“一带一路”走出去。“一带一路”所涉及的区域大都是经济欠发达的国家,他们的发展状态和面临的问题,很多和西部的今天或昨天有相似的地方。西部社会组织在反贫困领域中积累的经验和本土案例,都是西部社会组织的优势,走出去时会成为中国软实力的一部分,服务于当地社区和人民。

        过去的10年 ,中国的公益行业变得越来越热闹了,西部也同样。重提西部视角,是想给这热闹的情境增加一些厚重感,无论是从关注的问题到解决问题的方式和路径。希望西部的社会组织,也能够坚守初心、与时俱进、在传承的基础上不断创新,让自己成为西部社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愿西部公益论坛能够不负众望,坚持自己,让自己独特的西部视角,成为中国公益行业生态圈健康发展的助力者。

         谢谢大家!


    公益地图 | 在线留言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陕西妇源汇性别发展中心
    地 址:陕西省西安市和平路93号世纪广场杏园5A 邮 编:710001
    电 话:029-87427076/87427026 传 真:029-87427078 E-mail:web@gdschina.org
    陕ICP备11013745-1号 技术支持